• “不为恺撒 宁为虚无”的原文出处深层含义
    发布日期:2019-10-21 17:52   来源:未知   阅读:

  我只知道这句话是凯撒博尔吉亚的剑铭,这句话的作者是谁?为什么说这句话?创作、引用过这句话的人想借此表达什么?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我希望有高人结合历史背景、人格心理、三观好...

  我只知道这句话是凯撒博尔吉亚的剑铭,这句话的作者是谁?为什么说这句话?创作、引用过这句话的人想借此表达什么?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我希望有高人结合历史背景、人格心理、三观好好解释一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如果你注定要离开,那么,与其让你离去,不如让我亲手毁灭,毁灭你,毁灭这个世界,毁灭一切。

  Cesare Borgia 恺撒·博尔吉亚(又译作西泽尔·波尔金、杰塞瑞、以及瓦伦蒂涅公爵),这个名字翻译太多,起先看漫画时不晓得这是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物,后来注意的查了一下,才发现这位伟大的意大利宗教纳粹竟是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的原型。博尔吉亚家族在欧洲历史上非常出名,被称为最早的黑手党家族,恺撒当然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和他妹妹卢克蕾西亚·博尔吉亚、他老爹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被当时称为“邪恶铁三角”。

  这位被誉为Cantarella“毒药”的目光冷峻的黑发男人,恺撒·博尔吉亚(1475年9月18日——1507年3月12日),是意大利军人与政客,西班牙裔教皇亚历山大6世的年轻私生子,同时也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杰出人物。虽然是“私生子”,然而由于父亲Rodrigo Borgia当时是一位位高权重的人物,Cesare的出生被教会认为是“合法的”,并被教廷授予圣职。7岁时,他成为Valencia的牧师,然后被任命为教皇的秘书长;9岁时,他成为Candia的教区长、Albar和Jativa的教务长,以及Cartagena的司库。当然,这些职务都是代薪的,享受教廷的俸禄。Cesare在12岁之前,一直居住在罗马并接受家庭教师的教育;之后他来到佩鲁贾(Perugia)随一位瓦伦西亚老师学习。在大学中,Cesare学习了法律和人类学,然后又在比萨大学学习神学。完成了所有的学业之后,17岁的他——Cesare Borgia成为一名红衣主教。

  凯撒的野心在于统一意大利,成为意大利之王。他非常明白他那显赫的身份完全是仰仗他的父皇得来,一旦教皇去世,所有的一切,神圣的光环,尊贵的地位,众人的簇拥,将会如烟消云散般化为泡影,到时他将一无所有。他有十分清醒的觉悟,他早就为自己选择好了将来要走的道路——哪怕是通向地狱之路。即使前方是成堆的尸山,他也会跨越过去,看看那尽头会是什么。

  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凯撒为实现自己的野心开始行动。首先是谋杀了自己的弟弟乔瓦尼(亦称胡安),后者当时担任教皇军的统领,而凯撒感到倘若不掌握军权光靠身上的红衣只会对自己造成极大的束缚,后世有人评价其这么做是为了和乔瓦尼强夺对妹妹卢克雷西亚的爱,这种说法我认为不可信。首先凯撒不是光会在温柔乡里寻欢作乐的贵公子——这也是他与他其他兄弟最大的不同之处。他不会单纯地出于对卢克雷西亚的爱去杀掉对自己没有威胁和利用价值的人,这么做没有任何好处,只会增加自己的嫌疑。但是为了得到兵权去实现自己的野心这一目的就不同,只有这么做才能令自己掌握权力。当然,其中也不排除卢克雷西亚的因素。虽然卢克雷西亚喜欢的只有凯撒而已,但是乔瓦尼经常去骚扰她,这令凯撒相当恼火,表面上他还是可以克制得很好,心中的愤怒却自不待言,必除之而后快。总之任何因素加起来,让他对乔瓦尼痛下杀手的可能性非常大。而后来凡是与之作对或者和卢克雷西亚扯不清道不明的男人,尸体总会在台伯河浮起来。所以乔瓦尼八成是死在西泽尔手上。亚历山大六世在最疼爱的儿子乔瓦尼被杀后悲痛欲绝,发誓彻查此事,可疑的是由凯撒主持查案,结果当然是不了了之,想必是涉及到唯一能依靠的儿子的缘故吧。这让我想起世界上第一个杀人者,圣经中的罪恶——Cain 杀弟Abel。尽管有些不寒而栗,凯撒大人的确很配“恐怖公爵”这一称号。

  接着,凯撒向父皇请命除去了身上那件令他厌恶的红衣,并担任了教皇军的统领。随后他南征北讨,如旋风般席卷了意大利。他用高明的外交手腕获得了原本对意大利虎视耽耽的法王路易十二的支持,路易十二封其为瓦伦蒂诺公爵,让他娶了自己的表妹,那瓦尔国王的妹妹——夏洛特,德,阿尔伯特公主,后者为他生下一子一女,对他忠心耿耿,甚至在他死后也是如此,她和她的子女们在修道院安静地度过余生。然而凯撒对她没有丝毫感情,只是把她当作纯粹的政治婚姻的牺牲品。(他们于1504年8月离婚.迫于家族压力,因为此时他已经落难。)法国曾经蹂躏意大利国土(意大利战争 :法国1494年入侵米兰),凯撒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罗曼那的城邦(1499——1500)。1499年,他占领了伊莫拉和弗利,1500——1501年,他有占领了里米尼,佩扎罗,法恩扎。1501年,教皇封他为罗曼那公爵。凯撒接着攫取匹奥比诺,厄尔巴岛,凯马里诺和乌比诺公爵领地。1502年6月,乌比诺投降,乌比诺首领,古达保度-达-蒙特费尔特罗,一度是他盟友,直到西泽尔认为他不再有利用价值,迫使他连夜只身逃跑。9月,城市的规划他交给多才多艺的列奥纳多·达·芬奇——不错,正是那个历史上著名的画家,其实他是个完美的天才,不只是在艺术方面。凯撒和达-芬奇,为了夺取博洛尼亚,特意搬去伊莫拉,当他听闻有人密谋反对他时,这个计划改变了。他不让敌人感到他其实已经察觉他们的谋反,使他们相信他依然和他们有良好的关系,带他们来到城堡聚餐,集中剿杀了他们。对这次行动的赞颂遍及了整个地区。马基亚维里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创举。”佛洛伦萨和威尼斯传达了赞同的贺词。法国国王说他是自古罗马以来的杰出人物。他以极快的速度征服意大利各地,通过杀死他的敌人,包管红衣主教团按:或译教皇的上议院,枢机团,尽可能快地推动他的征服,而收买罗马贵族的忠心,使他可以从教皇的权势中独立出来,或者至少,能确保在未来选举出他中意的教皇。但在他的计划实现之前,他明白这些必须在他的父亲保有教皇之位期间完成。

  1503年,凯撒和他的父亲同时被投毒(一说为疫病),致使他的父亲突然死亡(1503年8月18日)。凯撒是康复了,但是他的政治生涯受到了致命性的突然打击。尤利2世——博尔吉亚家族不可饶恕的敌人,在庇护3世短暂地执政后(1503年10月18日死),继任了他的位置。这急剧地改变了博尔吉亚家族的命运,路易12倒戈向他,尤利直接要求凯撒返还已属于他的领地,凯撒在西班牙遭到幽禁,各国的统治者联合起来反对他,原先攻下的城市重新叛变。军队中到处流传着他滥用毒药和近亲相奸的不利言论。他独自一人逃出西班牙,远走那文拉,在那里得到他的丈人的庇护,派他担任一支军队的指挥官,然而,在一次可疑的战役中,他孤身一人,身陷敌阵,多支长矛刺入他的背部,悲惨地死在了一片沼泽地旁。就这样,年仅三十二岁的凯撒·博尔吉亚结束了他辉煌却又悲剧的一生。

  自十九岁起,凯撒便梦想着建立起自己的王国,如今这心愿就快要达成,然而命运却无情地捉弄了他——他的一生都与命运和上帝抗争,然而还是输了,并且是完败。在一夕之间土崩瓦解,恍如隔世。

  据达芬奇的手记记载,他见到恺撒时惊叹于他“宁静的面孔和天使般清澈的双眼”;而后人读到此句都会诧异万分,然后感叹这样完美的侩子手必是上帝的杰作,因而产生对他行为辩解的情感动机;相信不只我一个人遵循了这样的路线成为信徒,对这个被称作毒药的黑发男人抱迷恋和惋惜态度,对亚平宁半岛百姓的鲜血给予忽略。后又看到一篇文章说恺撒的迷人之处就是他在离成功只一步之遥时功亏一篑,还有什么能比华丽的失败更让人记忆深刻呢?恺撒如果成功了,没有悬念他将是欧洲的统治者,意大利之王,帝王史中无非就多了个名字,他早期的浴血斗争大概也会被王位的光芒所掩盖,他的名字也最多以一个统治者的名义被记载,然后遗忘;然而恺撒失败了,他从最高峰跌落得粉身碎骨,连同他的罪恶和他的名字竟有了如革命者一般的醒目魔力,比任何君王都耀眼。马基雅维利的崇拜也给他披上了一层光环,让任何拜读《君主论》的后人无法不去解读恺撒·博尔吉亚,无论赞同马基雅维利或者诋毁也好,恺撒无可怀疑地被推上了永恒君主的典范的宝座,他的不择一切手段、极端残忍冷酷为后来的希特勒、墨索里尼等人所膜拜,因此可以说在某类人的圈子里,恺撒是出类拔萃的。当然如果一个政客所拥有的单单是武器的话,他再锋利也不会被后人如此长久地津津乐道。博尔吉亚家族的出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多来自关于红衣主教的放荡、家族、罗马的婴儿、射杀囚犯、滥用毒药等等之类话题,我好像看到点希腊神话的影子,读到匪夷所思的罪恶时也就坦然了;正是这些周边东西使博尔吉亚的名声传遍欧洲,这个披着上帝的仆人的高贵名号的家族做尽了人类所能做的最肮脏的事,似乎深谙了极端讽刺之道,朴实的罗马人只能瞠目结舌地望着洁白的梵蒂冈,他们完全隔了两个世界;读到这里我竟有种快感,好像莎士比亚的讽刺剧可以叫人激动一辈子,因为看到了世间绝精彩的一幕。恺撒在这片罪恶的欢愉中似乎身不由己,没人知道他怎么想的,没人知道他究竟爱谁或者他究竟爱不爱,政治工具运用地太过纯熟时,大概连他自己都分不清动机了,一切成为习惯,暗杀、投毒是他们父子俩都尤为喜爱的工具,所以说“当名声走到了一个太高的极端,它的唯一用处就是用来败坏了”这话形容这个家族真是太恰当不过了。而上帝创造了恺撒却又突然将他抛弃,在他的统一意大利、征服欧洲的计划接近高潮时,亚历山大六世的倒台直接把恺撒也拉下了神话,他的后几年一直四处征战最后死于战场。这出疯狂的戏剧似乎完结了太快了点,但谁都知道兵败如山倒,狂欢的结局也没人在乎了。

  凯撒的最大成就,并不是他生前留下的。就算有,也是他曾经作为艺术保护人,所做的一些事情。在当时他携着无知的野蛮人“法国人”在意大利四处征战,每到一处都极力保护当地历史文艺作品,这也是他能和达,芬奇交好的原因。反而在他死后多年,意大利人终于翻然醒悟:意大利真正需要的是统一,而不是殖民,不是外表的祥和。

  他本人短短的32年生命,大部分时间在战场上耗尽,直至生命最终一刻。当他望见太阳从维亚那的地平线上升起,自知生命尽头,他最后想到的是什么?一定不是那些荣耀,王位,权利,阴谋~~~经历了那些盛衰荣辱,他也明白所做一切,都是手里捕捉的风,最终的虚空。

  我开始明白原来最迷人的是篡位者而不是帝王,战争年代出枭雄,我不在乎他最后人头落地还是成为了意大利之王,弑神这件事本身就足以塑造他完全的魅力;人类历史上的几个荒谬疯癫时代是比大片大片的统治岁月或和平年代更具诱惑的,因为其中才有像恺撒·博尔吉亚这样的人物出现,或者反过来说,正是因为这些人物,那些年代才会如此迷人,好像人类本性淋漓尽致的一场狂欢。

  2014-07-09展开全部这句话刻在一把剑上,剑的主人是恺撒博尔吉亚,生于1476年,死于1507年。风与玫瑰,还有毒药。这个来自西班牙的一个古老贵族家族的贵公子,当时号称“欧洲第一美男子”,却因为寻花问柳得了梅毒毁容而戴上面具,面具后冷静冷酷的目光,注视着诞生他的那个伟大又奇怪的时代。文艺复兴,势利庸俗和强有力的资产阶级唤醒了希腊诸神,开始了用钱币捆绑世界的自己的历史,其他所有人也跌跌撞撞地用刀剑,划破上帝遮蔽这个世界的透明薄膜,开始了自己独立的历史,建立在一片虚空的真实废墟上,其中包括恺撒博尔吉亚,这个著名的瓦伦蒂诺公爵。恺撒博尔吉亚,历史上以玩弄权术和纵欲荒淫著称的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私生子,学习过法律、人类学和神学的比萨大学毕业生,受封于路易十二得到瓦伦蒂诺领地,是路易十二的表妹夫和纳瓦尔国王的妹夫,在32岁短暂的生命结束前成为意大利大部分地区的主人和统治者。他是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中倍受推崇的出色君主原型,其妹卢克雷西亚是15世纪末最有名的富有才华的美女,同时声名狼藉,被意大利人公开称为“教皇的妻子、女儿和儿媳”,而恺撒博尔吉亚为了这个使他同样陷入不伦之恋的妹妹,把另一个弟弟乔瓦尼杀掉,因为弟弟同时是情敌。1498年,乔瓦尼身中6刀,尸体被人从台伯河中捞起来,他死前大概不会没有顾虑到,自己也会落得象卢克雷西亚的夫君们那样的下场。杀弟为了女人,杀兄为了权力,因为位居教廷旗官和最高军事长官的职位,其长兄甘迪亚公爵也像那些领主、主教和反对派们一样同样没有逃过他的刀剑毒药。只有那个色彩斑斓、纵欲无度和优雅夺目的时代,才能产生这个毒药公爵;也只有这个恺撒,才能用血腥阴谋、野心才华、魄力激情和冷酷阴郁洗刷他所存在于其中的时代,像是有毒的耀眼艳丽的恶之花,诞生于明净清新的空气中,又用芳香和毒汁改变了意大利的城市夜色,富有教养的他用野蛮残暴卑劣,把所有的飘着厚重书卷气和女人气的文明和美德,无情地踩在脚下,让它们发出最线年恺撒和他父亲同时被人投毒,他父亲死于非命,他侥幸活了下来,跟着的事情就是所有的刚建立的丰功伟绩瞬间土崩瓦解。瓦伦蒂诺公爵失去了领地,众叛亲离,被迫避难求救于妻舅纳瓦尔国王,其它我不说,我说的是在1507年的阴暗沼泽中,那多支长矛是从恺撒博尔吉亚背部刺入的,只能说,世界转到了那一刻,已经容不下他了,他必须死。以上是我对瓦伦蒂诺公爵的一生的笨拙叙述,一边写一边听着激烈的音乐,头脑中突然闪过小时候看过的一个手机广告,画面是一个英俊爽朗的年轻男子,微微的髭须,寂寥的神情,在诸多的红男绿女中间,背景画外音是曹操的“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诗句。我知道我以后都看不到那广告了,它消失在流水线作业生产出来的可乐、快餐和避孕套之中。记得还有另外一个广告也是印象深刻,是两个男子持枪相向,同时是一个美丽女人的眼泪和玫瑰的露珠一起流了下来。我也知道,那个广告也不会再次看见了,同样被淹没在千篇一律的时尚和谎言的恶臭之中。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我守侯着旧居虚无的天空和宁静的空气,对于没有了恺撒博尔吉亚的世界没有了语言,是的,充满了喧嚣的现代,纵欲过度的肉体像是塑料制品,被刻满了纪律和行政的符号,白天有屈膝在谎言和辛苦劳作之下。很多人物都消失了痕迹,即使留下若有若无的印记,也被各种主张拉平划一的理论主张格式化和强奸得面目全非,成为另一种符号或者时尚被庸庸碌碌的人们,组拼成平面的消费主义的时代。汽车驶过公路留下的车轮印痕,像邓南遮额头上的刀疤,又一个意大利人,因争风吃醋与别人决斗差点死于非命留下的刀伤,是瓦伦蒂诺公爵的流风余韵吧,会越来越模糊,被现代的肯德基连锁炸鸡店里的温馨幸福的嘈杂声掩盖。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吃着布满了时尚谎言的即吃快捷包装食物,在相对应的工业化流水作业的工作间的整齐狭窄卡位里埋头工作,吃着来自同样整齐有序的狭窄卡位里的鸡翅膀鸡大腿,伴随着一种简洁的轻松自得和只及表皮的寂寞。我欣喜,在麻醉了神经的时候,我落寞,在孤身在高处站立点着香烟的时候。过去的河流千回万转然后停顿在我的身体里马上又化为乌有,致使我多年后醒悟到所谓的个人历史的追溯是多么的荒谬可笑。自己的个人生活史,意味着什么呢?全球密布着的

  铁路公路和飞行航线,无数个昼夜和秋冬轮回,我寄居在一角,沧海一粟,平静地咀嚼着某个街角的牛杂串,平时拿的是削苹果的餐刀,在电影院里看高度仿真的利刃砍入血肉时鲜血迸射出来的数码画面。不为恺撒,宁为虚无。这句话很好,很多事物其实并不矛盾,很多似是而非的现象,涂满了谎言的毒汁,现实被各种各样喋喋不休争论不休的白开水观点理论界定,变得那样的确实逼真,是被我们人为懦弱自我欺骗地定义过的世界及其反映,习惯性地接受,居心叵测地言语。血腥杀戮发生在春光明媚的时刻会更显露世界的本来面目的真相,我对此不想又无力思考太多,在每个平白的夜晚平静入睡,在第二天早晨习惯性的去上班工作。但是,不是吗?觉得荒谬的时刻场所无所不在,像浩瀚的湖水将我们淹没,令我们像漂浮的木偶,茶余饭后看着装饰美观的杂志和上网东游西荡。2011年的某一天,我写下这些文字,是浮躁飘荡的思绪和耳塞里的翻来覆去的音乐。世间已无卢克雷西亚,只剩下无数的可置换的女人及其健康丰硕的肉体,是无力的兽性的思念和激情,在明亮阴暗的地铁与钱币纵横交错。我穿着紧身衣裤,身上是多处与各种各样的女人相遇后留下的伤疤,到了阴雨天气时候就会隐隐作痛,情感上的捆绑占有和仇恨,然后留下的伤疤。但我在疲倦的同时却感到一种莫名的快意,因为,她们也有伤疤,也会在阴雨天疼痛,她们的丈夫和情人们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不为恺撒,宁为虚无。

  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刻在我们身上的历史胎记是血腥残忍、阴谋诡诈的混合物。将内透镜放进我们的体内,会看到无数刀剑毒药中因笑容扭曲的脸庞,是在阴暗城堡和幽微的城市下水道中交错折叠的肉体,物质的光束照射集中到某一处,会看见性高潮的狂欢和寂寞,伴随着那一片消逝的非洲丛林中所有植物的嘶叫。植物也有痛感,但哭声其它生物听不见,让我们将性器从女人双腿之间抽取出来,冷静地独坐在某个角落思考一下吧。其中一个悖论就是人类不能吃无机物来维持生命,必须极度虚伪地在美食的幻象之间逃避血淋淋的杀戮的事实,必须编制各种各样的神话传说传统历史等来欺骗自己才能安然入睡。整个地球文明,无论是哪种肤色,都是杀人罪犯的自我记录和文饰,所有的哲学、历史、科学、艺术及其无数死去的或活着的档案卷宗,都是犯罪,必须要正视的是,这犯罪是最基本的自然行为,不犯罪人类就活不下去,不能生存。一个基本事实就是,自然界中的狮子完全盲目遵照自然界的必然的盲目的规律运行,不会自觉地节制杀戮,以便维护好生态平衡更好地生存下去;而人类超出自然之处就是会用现代化的思想、计算机器和所谓的文明,去优雅地维持好杀戮和强奸的生态平衡。看到女人幽雅的裙子,我们不要忘记别在她们大腿外侧的匕首,这匕首是人类造出来的利器,与男人的区别就是不像男人那样明目张胆地持枪招摇过市,并且贴上正义的字样和附上五花八门的历史文化的解释说明,这匕首,曾经、现在和以后会永远不停地沾满动物和人类的鲜血。不为恺撒,宁为虚无。现代化的街道、餐厅和电影院中是恺撒博尔吉亚的刀剑呼啸声过后的残渣,是刺在他脊背上的那几芝长矛的影子,逼真但极度不真实,剩下的是劣质的卢克雷西亚戴着的戒指暗藏的坎塔雷拉毒药,劣质毒药不是真的,这使我们虚弱。不为恺撒,宁为虚无,原型已经消逝在文艺复兴以后的浩如烟海的卷宗档案中,火与剑、情欲和杀戮、名誉与不朽都被废弃,扔在现代的温香软玉的妓院卫生间里,再用一加仑水冲刷得干干净净。我曾经堕入书卷和思辩中无法自拔,曾经游荡在多个城市和乡村边缘,象丛林里的孤寂的野兽,穿过各种不同的色情暴力符号,全是荒谬和错误。在某所南方的大学学院的空地上,曾经看见一个性感美丽的大女孩,露出短裤外的饱满到爆炸的修长大腿暴露在南方炎热的阳光下,正骑着一辆我未见过的小型摩托玩具车玩,是爽朗的笑声和燃油燃烧的清亮声音。她后面跟着一个年轻男子,也骑着相同的时尚机器,我当时看了很久,同时冷静地告诉自己,这女大学生眼中的刀剑毒药和寂寞,在不久的将来,会被在她身后很可能成为她丈夫的年轻英俊的男子削平磨灭,成为床上的温馨肉体和厨房里的麻木机器。这一切没有什么,没关系,甚至应该有一种恶毒的快意,谁在乎呢?腐烂在沼泽里的日常生活的恶臭,平庸的鸡窝里的气味,死在沼泽里的恺撒的尸体早就无影无踪,没有了瓦伦蒂诺公爵的世界,我耳边听到是悲怆尖利沙哑的音乐,想起了无数个在酒吧里的毁于疯狂的夜晚,毁于疯狂的头脑。不为恺撒,宁为虚无。我想,如果有必要,恺撒博尔吉亚会弑父的,为了权力名位和爱的妹妹,还有超凡脱俗和不朽,冷峻面具后动荡不安的灵魂,会把亚力山大六世的首级挂在意大利某座长满阴郁城市广场的尖桩上,复杂极端的情感,他的父亲,他的家族,以文艺复兴为舞台背景,这可能是全球最空前绝后的家族的爱恨情仇了,是开到了极致的艳丽恶毒植株花朵,空前绝后的光耀和气质风韵,希腊诸神在这虚无的花园中纵酒狂欢放声大笑,阴影里的刀剑铁索撞击之声震耳欲聋。不为恺撒,宁为虚无。想把这文章写成激荡回旋的乐章,在这南方狭窄的被污染的天空下,在我的祖先的气息回荡的旧居的斗室之中,理性是性无能和性冷淡,只能用这些零乱的文字来勉强表达。世界和日常生活,偏执狂和人格分裂症的目光,或者超越或者卑微,掠过微妙的陷阱和甜蜜的谎言之上,传来街区下水道的腐朽的恶臭,是失去的勇气的平凡葬礼,草草了事,说两句不痛不痒假惺惺的悼词。亲密的情感、肉欲的满足、胆怯的虚荣、艺术和毒品、旅游消遣和时尚的服装,都成为了自然而然居心险恶的麻醉剂,来消解我们平日死气沉沉的辛苦劳作后的疲倦和失望空虚。各种文化历史或者文化艺术,其实是每个民族或者个人征战争斗的刀剑的回响,或者是失败后意志消沉的自我安慰,是基因斗争的华丽同时肮脏的乐章,是相互间的阴谋毒药,没有其它真相了,必须承认这一点。但是那是以往的事情了,现在只剩下胆怯的阴谋和蝇营狗苟的斗争,充满铜臭味的资产阶级掌控了整个世界,曾经有过英雄气概并把世界翻转,但终被自身那无药可救和宿命的市侩气毁掉,平庸又附庸风雅,偶然性缺席之下还想寻找所谓的历史规律,徒劳的笑话和软弱的自我麻醉,中产阶级的激情和通奸。还有如同蝗灾一样的暴民和乌合之众,拿着各种充满妒嫉、懦弱和声称平等幸福的宣言或者冒牌理论,在喋喋不休和放肆叫嚣,其实是土气的贪欲和腐败,打着冕堂皇的正义的名义,行偷鸡摸狗自肥之事,在乌合之众乱石之下,最后的那个贵族消失在时光的虚无之中。贵族的腐朽我知道,但这个充斥着炸鸡翅膀和暗娼的平面无力世界,就是缺少那种贵族气,恺撒博尔吉亚已死,死于懦弱的长矛,现在,阴谋诡计是一样的,但少了勇气激情和气概。所有的历史过往,自己头脑中组织的历史,所有的想象和流风余韵,是我的绝望无力地在白日梦中疯狂和放肆吧。放完假,我会和其他人一样,衣着整齐地上班和按部就班地工作,还有那恶心的苟且平静,春花秋月和唐宋诗文的麻醉。抑郁,抑郁的水杯总是想徒劳地摔破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在有意或无意的编织的假象中,在偶然在飞机轰鸣声音和喧嚣中,看见一个持剑的身影疾奔而过,激越的音乐和情欲,过时的披风迎风嘶鸣,堕入在语言的圈套里。不为恺撒,宁为虚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